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中甲联赛 > 文章 当前位置: 中甲联赛 > 文章

中甲中乙危如累卵眼下有2难题 还能扩军到18队吗?

时间:2020-02-06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彩票资讯    作者:六合彩资料 - 小 + 大

该如何是好呢?该如何是好呢?

  稿件来源:足球报

  记者白国华报道 2019赛季,中国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的工资确认表的上交日期一推再推,到了2月3日,退无可退,谁在狂奔,谁在裸泳,看起来一目了然。

  中国足协今天发出公告:2020年2月3日17点,各俱乐部提交确认表的工作已结束。根据统计,2019年参加中甲联赛的16家俱乐部中13家俱乐部(青岛黄海、石家庄永昌已公示)提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。上海申鑫、广东华南虎、四川隆发未提交。

  2019年参加中乙联赛的32家俱乐部中26家俱乐部提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。南京沙叶、福建天信、大连千兆、银川贺兰山、延边北国、吉林百嘉未提交。

  2019年申请参加2020赛季中乙联赛的中冠俱乐部中8家俱乐部提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。

  如今的中国足坛,二三级联赛危如累卵。对于中国足协来说,眼下的难题有二:

  一,此前确定了中甲联赛为18支球队,现在情况如此,是否继续18支队伍的扩军方案,还是维持16队的联赛规模?

  二,中小俱乐部的生存危机不容回避,如何在“寒冬”的时候让更多的中小俱乐部和投资人感到暖意呢?

  ▲中国足协发布《关于对中甲、中乙和中冠联赛俱乐部提交〈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、运动员、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 〉进行公示的通知》(via 足协官网)

  按照中国足协此前制定的策略,2020赛季中甲联赛将扩军为18队。上赛季,上海申鑫从中甲降级,沈阳建设、成都兴城和泰州远大从中乙升到中甲,降一升三,如此,中甲联赛完成了16支到18支的扩军过程。

  然而,计划没有变化快,先是遭遇经济危机的上海申鑫退出成为定局;接着,去年一直为钱头疼的四川FC也没能熬过这一关,无法提交工资确认表;而曾经豪气干云的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在勉力支撑后,昨天下午,俱乐部方面也开始通知队员,球队宣布解散,当然,他们也没能向中国足协递交工资确认表。

  如此一来,原定的18支中甲球队少了两支,按照替补原则,苏州东吴为第一顺位,河北精英因为有关联关系无法取得中甲资格,那么第二顺位递补的将是江西联盛。

  对于苏州东吴和江西联盛两家俱乐部来说,他们当然希望把握良机,进入中甲联赛,然而情况复杂,变数甚多,只能说,两家俱乐部已经落听,但听的是否是死胡,就看中国足协接下来如何破局。

  ▲曾经投入不菲的广东华南虎也宣布解散(via Osports)

  据了解,由于二三级联赛出现了大面积欠薪,加之这两年经济形势并不乐观,所以中国足协方面已经在考虑是否停止中甲扩军,维持现在16支球队的规模。

  但即使作出停止扩军的决定,也需要在公示期结束以后,因为公示期期间,还会有其他变数。

  足协在今日发布的通知中强调:相关人员对中国足协公示的《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、运动员、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》真实性有异议的,请于2020年2月7日17点前将书面证明材料邮寄至中国足协。逾期提交或未提交视为对公示内容无异议。

  那么,那些已经上交工资确认表的俱乐部中,是否又隐藏着暗雷呢?

  ▲四川FC发文告别

  暗雷,当然有。

  首先,北体大和内蒙古中优两家俱乐部上交的确认表中,都各有3名队员没有签名。针对这个情况,北体大和内蒙古中优都作了另行说明。北体大俱乐部声称有三人的工资、奖金发放的银行流水作证,不存在拖欠行为,将保留对三人“追究相关责任的权利”。

  ▲北体大工资奖金确认表缺少三名球员签名&北体大附件说明情况

  内蒙古中优俱乐部则在附件中声明:三名球员声称俱乐部拖欠其2018年的绩效工资,俱乐部现管理团队是在2019年2月15日接手工作,但没有取得俱乐部的历史档案资料和财务凭证,因此无法核实球员所述真实性。

  ▲内蒙古中优工资奖金确认表缺少三名球员签名&内蒙古中优附件说明情况

  根据中国足协透露的信息,没有签名的队员和两家俱乐部之间的纠纷,为历史遗留问题,这两家俱乐部工资确认表不过关的可能性非常小。

  最大的问题来自于辽宁俱乐部。辽宁队的欠薪问题非常严重,队员们已经整整一年没有拿到工资,但在这种情况下,辽宁上交给中国足协的工资确认表,所有队员都已经签字。

  但是仔细看辽宁队每个队员的签名笔迹,同时对比相同队员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签字的字迹,不难看出其中端倪,这份工资确认表存在造假嫌疑。

  ▲辽足2018年工资奖金确认表和2019年工资奖金确认表球员字迹对比

  据记者了解,辽宁队几名老队员的确没有在这份确认表上签字——辽宁队为了让确认表过关,想尽了办法:

  一方面,他们和一些年轻球员开了自由身证明,如果其他队能要他们,辽宁队可以免费放人,欠下的薪水可以慢慢追讨,辽宁俱乐部用这样的方式来换取了年轻球员的签名,但是这个方式对于一些老队员行不通,毕竟以他们的年纪和实力,即使自由身,想找到下家也不容易,所以如何安抚这些老队员,这是辽宁队最头疼的问题。

  从目前情况看,已经有没签字的辽宁队员准备联系足协,对于辽宁队的工资确认表提出异议,如果公示期间,辽宁队出现岔子,无法通过审核,那么即使不扩军,苏州东吴也将替补进入中甲联赛。

  中国足协现在对于出现的这些情况也非常头疼,实际上,足协的标准已经一再放宽:去年,各俱乐部提交2018年材料的时候,不仅需要工资确认表,还需要银行流水和完税证明,这些措施都够有效地杜绝造假;但在今年联赛中期的时候,手续已经简化,中国足协心知肚明,如果严格执行此前标准,二三级联赛在联赛中期就会崩盘,而现在又到了审核时候,是维护规则还是从“实际”出发,他们要进行取舍和权衡。

  ▲辽足的工资奖金确认表中,并未代签的徐友刚将自己的名字签成了“徐有刚”

  但无论辽宁队是否会被执行“极刑”,联赛是16队还是18队,中国足球都不能回避的现实是,中小俱乐部生存越来越困难,如果这种局面无法得到改变,那么到了明年,“年关”一到,中国足协还是要面临同样的问题。

  这该如何是好呢?

上一篇:9队退出联赛最难的是30+老将 找不到工作或退役

下一篇:陈戌源表态次级联赛生存形势严峻 若塌方动摇根基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QQ号码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